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走进兴仁 » 兴仁文苑 » 情满诗乡

诗词点评——诗词作品赏析

  • 字体
  • 访问量:
  •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页 |

吴绍卫

“锦绣兴仁”杯中小学生一等奖诗歌赏析

时值金秋,兴仁县“锦绣兴仁” 杯中小学生格律诗词大赛已尘埃落定。此次大赛,获奖作品可圈可点之处确实不少,囿于篇幅,本文仅就获小学、初中和高中一等奖作品略做简评,以窥全豹。

对现实的关注

文学创作的源泉是现实生活,诗词创作的源泉也不例外。现实生活中的任何变化,都会牵动诗人的感觉神经。现实生活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永恒,然而,这一永恒并非一成不变。

诗人的灵感来源,不但积淀于对“常态”下的永恒审视,更有耐于对闪电般的“变态”物象的迅速关注。

不变的“常态”,因审美疲劳,即使再有诗意,也很难产生诗兴。而偶尔的“变态”,除非诗人真正把自己变成了生活的有心人,才能及时地捕捉到。比如郑板桥在《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中写道:“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这“萧萧竹”声,实属有风时的“变态”,因诗人有心“卧听”联想,产生“疑是民间疾苦声”的类比,才得以从“变态”“景语”中深悟出“一枝一叶总关情”的“情语”。

此次大赛三首一等奖作品的创作也体现了这一普遍规律。小学组的《七绝·回乡偶见》(田煜晖  兴仁树德学校六4班)里,“光腚娃娃去饮牛”在偏远的农村现实生活中属于“常态”,“蝴蝶惊起翩翩舞”属于打破这一“常态”的“变态”,而“水影天光共丽秋”是这一特殊“景语”中产生的“情语”——“共丽秋”体现了小作者的主观感悟。

在初中组《家乡变化》(何应翠  兴仁屯脚中学八2班)中,“清河日照见鱼虾,遥看村庄映彩霞”是未被污染的原生态的“常态”,而作者的可贵之处是善于透过这一“常态”,穷究其因——“和煦春风布万里”是这一物态得以和谐常存的物理因素。然而,作者并不满足于这一物理因素,因为她是用“春风”来诱发读者拟人化的联想,于是,便为结句蕴足了千钧之力——“小平执导富千家”。这一结句,虽大人口气十足,然而用在这里确实是很得当的。

高中组《仰止园》(高永丽  兴仁一中高一3班)的“校苑”“春风”“柳色”,“流云”“古树”“蓝天”,“樱花”“雨露”“幽径”,“柳絮”“阳光“雅轩”,还有“孔圣塑像”,“书生意气”“论语文章”等属优美而神圣的“常态”意象,而 “鲜”“ 映”“香”“翠”“凝”“感”“钟”等动词、形容词的妙用,则使这一常态焕发了生机。这一“常态”下的求变,是作者积淀于对“常态”下的永恒审视,以参赛为契机,把兴仁一中钟灵毓秀的“仰止园”呈现在世人面前。“启”字则浓缩了以“仰止园”为代表的学校育人功能。而此次获奖的一二三等奖和近百名优胜作品奖,无不集中地体现了兴仁一中的诗教精神——“启后贤”。

从以上三首诗可以看出,真正优秀的作品无不得力于作者对现实生活的关注,作者的功力不但积淀于对“常态”的永恒审视,更有赖于对闪电般“变态”物象的迅速捕捉。

格律的应用

格律诗词大赛,顾名思义,除了看作者对现实生活的关注及捕捉功力,重点之一还得看格律。

《七绝·回乡偶见》的格律,首句“光腚娃娃去饮牛”属于七言仄起平收式。诗句的中的“腚”“娃”“饮”做到了句内平仄相间,与“丫”“进”“溪”之间做到了联内相对。而“丫”“进”“溪”与下联的“蝶”“起”“翩”之间做到了联间相粘。“饮”字在此应读第四声,而非第三声,虽然它们都同属于仄声字。古诗中常见的词是“饮马”,属于使动用法,当“让……饮”讲。这个字的用法是有一定难度的,而要把“光腚娃娃牵牛去沟边饮水”这句含兼语功能的话用诗的语言讲好,小学生不一定做得好,此时,辅导教师就要引导其进行仔细的推敲。

《家乡变化》的相间、相粘、相对、押韵也都做到了,诗中展现了一幅原生态的和谐环境画面,是一首很好的诗。不过,美玉的微瑕还是要指出的。一是“和煦春风布万里”中“布万里”犯了三仄脚之忌,这是需要指导教师把关的,不妨试着将“布”字换成“香”字。二是“小平执导富千家”一句,大多数评委认为很好,理由是其中蕴含有大智慧,形象地点明了邓小平同志的历史地位和作用。我说它美玉微瑕,是因为这是一句成人化很重的诗句。

上述两首七绝诗,如果能在第一联或者第二联讲究一下对仗,表达效果会更好。

《仰止园》的格律尤为工整,各联的相间、相对、相粘、押韵都做得很好,尤其中间两联对仗很工整。颔联“樱花”对“柳絮”,“雨露”对“阳光”,“香”对“翠”,“幽径”对“雅轩”;颈联“孔圣”对“书生”,“精神”对“意气”,“凝”对“感”,“塑像”对“流年”。而从整体结构上看,首联“校苑春风柳色鲜,流云古树映蓝天”的写景从大处着眼,是全诗的“起联”;颔联“樱花雨露香幽径,柳絮阳光翠雅轩”紧承上联写景,且从细处落笔,是全诗的“承联”;颈联中“孔圣精神凝塑像”承上联写景,“书生意气感流年”启下联抒情,是全诗的“转联”;而尾联“名园仰止钟灵秀”是全诗的写景结句,“论语文章启后贤”是全诗的抒情结句,这两联合全诗写景与抒情于一体,是名副其实的“合联”。

律诗和绝句在章法上都要讲究起、承、转、合,其不同点是律诗以联为区别单位,而绝句以句为区别单位。创作时明白了这一点,格律诗的结构就会在工整中蕴含着灵动。

值得一提的是,这三首诗和此次获奖的三百多首作品都是用新声新韵写成的。这体现了马凯先生倡导的“求正容变”的法则,值得肯定,值得提倡!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只要我们关注生活,善于在生活中捕捉灵感,并有效地运用格律诗这一形式,在创作中“求正容变”,就能写出动人的华章。如果我们的诗教活动有意识地关注这一点,“锦绣兴仁”的创作前景定然会更加辉煌!

司浩(兴义)

顺畅雄浑,巧妙圆融

——评《水调歌头·大美兴仁》的艺术手法

万亩竹波绿,千树火枫红。兴仁仙境迷醉,异彩画图中。河舞高原玉带,桥卧奇峡翠涧,真武藐苍穹。草场纵天马,峰岭走蛟龙。

洞藏宝,湖展镜,瀑飞虹。步移景换,千里奇秀赖神工。水美苗家少女,山壮布依大汉,四季醉春浓。把酒亭中坐,尘世喜忧空。

这是“锦绣兴仁”杯全国诗词大赛中荣获特等奖的一首慢词。2011年,兴仁为推进创建“诗词之乡”工作,特别面向全国举办“锦绣兴仁”杯诗词大赛。山西省某中学教员燕子平的《水调歌头•大美兴仁》就是其中的桂冠之作。

前片“万亩竹波绿”,第一句以“万”字开头,气势奇伟,振铎惊天,无意接题中“大美”二字,读来只觉顺畅、雄健、精当。加之前二句中的“绿”“红”重彩,色鲜夺目,为紧接着的“异彩画图中”作了铺垫,让读者的审美意识得到了逻辑升华,报以信然。而后,作者操起广角镜头,空中俯瞰,让镜头不仅对准兴仁全境,还适当拉伸移出境外,但都控制在被誉为水墨金州的黔西南州的境内,于是,那“河”“桥”“峡”“峰”等等,其闻名遐迩的风景点,都被收进画图中。由此可看出遥在千里的外域之客,很善于化挑战为机遇,充分展现其“旁观者清”的优势,并以此处理好虚与实的关系,防止作品过虚或过实的倾向。“美物者贵依其本,赞事者宜本其实”(左思《三都赋序》),此词,堪当典范。

词之后片,作者笔锋由前片的结语“纵天马”“走蛟龙”的开阔和虚幻境界,直转而下,承接后片之首句“洞藏宝,湖展镜,瀑飞虹”,具体务实,跌宕有致,承传自然,情文并茂。顺势中,更请苗家少女,布依壮汉闪亮登场,进而使地方民族特色得以凸显,使读者倍感亲切、酣畅不已。

看艺术表现手法,还有两点值得指出:第一、妙用对偶。“万亩”对“千树”,“河舞”对“桥卧”,“草场”对“峰岭”,“水美”对“山壮”,对仗尤为工整。此词牌只要求第五、六两句,可作六字对偶,并无过严要求。而该词随手拈来,多处成对,无生涩之嫌,可见旧瓶新酒,古调时语,其创新之力非同一般。其次,前后呼应。后片结尾句“尘世喜忧空”,照应前片的“仙境”“苍穹”,“把酒”照应“迷醉”,“亭中”照应“真武”等,都巧妙圆融。至于如何理解“尘世喜忧空”,其虚笔宏开,言已尽而意无穷。此乃匠心之笔,让读者仁智各见,想象无边,在此勿须赘言矣。

综观全词,九十五字浑然一体,读之朗朗上口,毫无阻塞,颇具东坡《中秋》之流韵,甚佩!甚佩!

吴绍卫

水到渠成韵自娇

——周福明作品管窥

在兴仁诗词楹联界,我和福明先生系忘年交。初识周公时,他尚在县政协副主席的职位上,工作之余,常常吟诗填词。我看了他写的东西,觉得此公已属行家里手,便诚心邀请他出山,因为那时兴仁传统诗词的创作刚刚起步,谙于格律之道者实属凤毛麟角。他出任《文心》常务副主编后,虽已是退休之龄,却仍担任县关工委主任一职,两边的工作一齐压在他的肩上,这是常人难以承受的。

在编务及关协工作之余,周公又以超常的毅力持之以恒地创作。从2004年10月兴仁县成立诗词楹联学会开始,至2009年底,短短五年时间,周公共创作了诗词曲八百余首,并以编年体的形式结成个人作品集《心曲随吟》公开出版。

反复诵读之余,我总觉得,周公对2008这一大事之年的创作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单从数量上看,就很令人钦佩。据本人初步统计,《心曲随吟》中至少收入了他该年度的诗词曲共164首,居历年之冠,也居我县之冠。这一年的许多大事在他的诗集中都吟咏到了,诸如百年一遇的雪凌;藏独的倒行逆施;奥运圣火的传递;“5.12”汶川特大地震;瓮安“6.28”事件;两岸周末包机暨大陆民众赴台旅游首航成功;陕西“华南虎事件”;北京奥运会;华国锋去世;神州七号发射成功;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这些大事件,都倾注了诗人的心血。集中佳品,琳琅满目,囿于篇幅,不便一一评论。在此,笔者仅就周公2008年创作的几首长短句略做点评,以窥全豹。

一、亲情

作于2008年1月25日的《西江月·过年》,读来情趣盎然:“树吊冰凌银柱,天飘雨雪琼花。寒烟穿透草篱笆,犬吠三声两下。  老妪依门垂望,幼童伸手推拉。夜来电话喊妈妈,别把孩儿牵挂。”我们不妨先来回顾一下当年的情景:这一年的寒凌,让许多在外打工的人不能回家过年,这是令人特别揪心的事,而贵州高原的人们战天斗地,谱写了一曲曲抗雪救灾精神的赞歌:“迎春燕舞费蹉跎,翻脸天公变恶魔。旗帜映红凌冻路,金戈铁马踏冰河。”(《战天曲》)在这一大背景下,读者可以想像,常年极少下雪的贵州高原,一下子“树吊冰凌银柱,天飘雨雪琼花。”天气出奇的寒冷,大自然的奇观却变成了对高原人的生死考验。也许有人会觉得“银柱”“琼花”之类的意象是不是太美了,用在这里是否得当?我以为很恰当,这是典型的“以乐景写忧情”。于是,诗人迅速转换了描写的角度:“寒烟穿透草篱笆”。至此,读者终于明白:原来写雪凌之奇之大是为了渲染山村的赤贫难耐数九寒。而接下来的“犬吠三声两下”的呻吟,却从动物的感受角度更加衬托了天气的奇寒。此时,“柴门闻犬吠”,若见“风雪夜归人”,也许倒能成就一番惊喜。

“老妪依门垂望,幼童伸手推拉”,在反复的渲染之后,人物“千呼万唤始出来”。言语不多,却双管齐下,只言片语写活了两个人物,而且动态感十分强烈。“老妪”极言年龄之老,当为奶奶;“依门”极言站立时间之久;“垂望”当为“垂手而望”之简说,拟其年活做完而专门等候之诚;“推拉”极尽幼童无可奈何的矛盾心理:既希望奶奶能出去为自己找回妈妈,又想让奶奶进屋,因为自己陪着奶奶敞门久立毕竟还是很冷的。这两句话确实情趣淳厚。作为关协的领导,作者以独特的视角关注着我们这个社会的留守妇女、儿童以及越代抚养问题。喜出望外的是,现在是高科技的年代,作者与时俱进,捕捉到了感人的一幕:“夜来电话喊妈妈,别把孩儿牵挂。”电话的那一头算是报了平安!而这一头的孙子呢,他(她)是否也会说出一句“别把孩儿牵挂”?

整首诗如话家常,情深意浓,音韵天然!

二、风情

经历了百年一遇的寒冬,春暖花开的时节尤为可人。早春二月(阳历3月),蜷缩了一冬之后,大地显得更加生机勃勃了。3月14日,老诗人已经到了望谟县,正沐浴在木叶情歌的海洋里,于是挥笔写下了情意绵绵的美词:“妹子娇,人语娇,相会倾心情趣高。哥吹木叶邀。打糠包,赠香包,丝线传情把话捎。双飞比翼翱。”(《长相思·望谟布依文化广场见闻》)

这是一幅风情画,也是望谟县布依族中保留得较为完整的风俗画。

诗一开头,就成功地使用了白描手法:以“妹子娇”总状其貌,娇美到何种程度,是高是矮是胖是瘦,诗人没有明言;用“人语娇”,状其音色之美,其语音娇美到何种程度,是高是低是粗是细,诗人也没有明言。这是典型的不写之写,是诗人有意创造的“空白效应”,这一效应使得一千个读者的心目中创造出了一千个妹子形象。妹子之美,还体现在其深层的内涵:诚心诚意不玩假,全身心地投入,使得相会成了一种乐趣:“相会倾心情趣高”。于是,这一清纯的美女形象的“情趣高”打动了好逑君子——“哥吹木叶邀”。这个“邀”字用得很好,如果妹子情趣不高,向她求爱的人恐怕情趣就低下了,决不至于文明地“邀”她,而“邀”的形式又是那么的独特而含蓄——“吹木叶”,这是布依后生们传情达意的“绝活”,绝不亚于东北二人转中的“转手帕”。“哥”的这一独特表现,从侧面衬托了“妹子”的独特魅力。这一精彩的侧面描写是深得民歌三昧的。它不禁让人想到了乐府民歌《陌上桑》中描写罗敷魅力的精彩场面:“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

接下来是极具民俗学价值的恋爱过程叙述:“打糠包,赠香包,丝线传情把话捎。”

“打糠包”是布依文化中特有的风俗。糠包的外面包着土布,里面装着糠壳或棉花籽,四角各系有五色线缕或金色布条的耍须。丢花包多在春节期间或七月半进行。活动时,男女双方不成规则地排列成阵,各自选准自己的意中人对打。活动到高潮时,或男或女会提上三五个糠包穷追猛打对方,直到对方举起双手喊“投降”才肯罢休。真是“不打不相识”啊!

而发展到“赠香包”时,情感差不多是水到渠成了。那么,什么是“香包”呢?为什么要“赠香包”呢?这也牵涉到民风民俗问题。香包是黔西南布依族闺房的自制品。姑娘长大后都要做。一般是由母亲手把手地传授给女儿。这种包以“心”为外型,内装香料,包边绣上花边,中间或绣上对郎哥的愿望,或绣上自已的心愿,或绣上吉祥图案等,边上吊有排须、亮片、珠子等。女子有了中意的对象后,按照民族风俗习惯,把自己亲手做的香包送给情郎。这就算是订了终身。

双方分别之后怎么办呢?他们自有办法——“丝线传情把话捎”。这句诗又让人联想到布依族分达订(布依语,即顺风耳)的传说。相传很久以前,有个叫妹分的布依姑娘,她长得如花似玉,还有一副好嗓子。由于她容貌俏,歌声甜,几乎每天都有小伙子来找她浪哨(布依语,即谈情说爱)。但她对每个小伙子都这样说:“我父母不让我走远,从七月初一至七月十五晚上,如果谁能制得一个听筒来和我对歌,我就和谁成亲。不过,你所制的听筒必须与我相隔几十棵竹竿远。”小伙子达订冥思苦想后发明了“顺风耳”。他将半节竹子锯成两个筒子,然后,把蛇皮蒙在竹筒口,留着另一头。另一个竹筒也照此制作。然后,又将一丝很长的棉线,接在两个听筒的蛇皮中,古历七月十五晚上,月亮升上山丫口一丈多高时,达订提着轻飘飘的听筒来和妹分对歌。妹分一提听筒,又轻又巧,赞不绝口,他俩唱了一个通宵,后来妹分就和聪明的达订成亲了。从此以后,人们就将这听筒取名为分达订(布依语,即顺风耳)。恋爱的结果怎样呢?自然是“双飞比翼翱”了。

这首词看似简单,实则风骚独标。既是一幅风俗画,又是一阕恋爱浪漫曲。

三、灾情

在第一首的赏析中,我们已经感受到了该年度的灾情,但还不是灾情之最。接下来,诗人又将我们带回到了令人撕心裂肺的“5.12汶川大地震”。震后三日,诗人饱含热泪填写了这首《渔家傲·众志成城》:“花卸红装山染翠,汶川映秀清波媚,九寨风光游客醉。谁知会,魔生狱火山崩溃。  地动山摇心破碎,水横路断家园毁,飘荡腥风挥洒泪。相依偎,一声雄起直腰背。”

五月的四川盆地,风光旖旎,景色迷人。“花卸红装”,说明春天虽已过去,但风韵犹存;“山染翠”点明了时序的更替。经“卸”“染”二字拟人化后,那边风景独好,美女味十足。此是面上描写。然后,突出点上:“汶川映秀清波媚”。一个“媚”字使汶川映秀显得分外迷人,大有秋波勾魂之妙。而写九寨风光之美,则另辟蹊径,采用了间接(侧面)描写的手法:“九寨风光游客醉”。那是怎样的美呢?“ 游客醉”三字用得妙,一切尽在不言中。然而,良辰难再,美景不常,不可逆料的灾难还是发生了:“谁知会,魔生狱火山崩溃。”

四川有大难,梦灭家园摧。这一场地震,在中国大地上震级之高,毁灭性之烈,可谓前所未有。诗人用了一连串的动态词,把这场灾难细致地刻画了出来:“动” “摇”“ 破碎”“ 横”“ 断”“ 毁”“ 飘荡”“ 挥洒”。在抗震救灾的整个过程中,一方有难,八方驰援。从中央到地方,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 ,就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汶川不哭”“四川雄起”成了鼓舞人们斗志的钢铁誓言。我们的诗人也含泪高歌:“相依偎,一声雄起直腰背。”这是对抗震救灾精神的形象写照!

综上所述,在周公的诗词中,无论是写亲情,还是写风情、灾情,其情感都很饱满,意象尤为鲜活。通过对2008年的几首词作赏析,读者不难看出,周公的作品在叙事抒情方面有其独特的个性,那就是真性情的自然流露。对传统诗词驾轻就熟的他做到了这一点,韵律方面随之也就自然天成了。至此,笔者吟成绝句一章,权当拙论结尾:

身畔扬鞭意气豪,案头握管领风骚。

天南地北留真性,水到渠成韵自娇。


分享:
关键字: 我要推荐 我要纠错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