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走进兴仁 » 兴仁文苑 » 小说

六百年变迁话屯脚

  • 字体
  • 访问量:
  •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页 |

兴(兴仁)安(安龙)公路旁有一个地方名叫屯脚,现为兴仁县屯脚镇人民政府驻地。关于屯脚这一地名的来历,很多人都以为是少数民族语言变化而来的,至于屯脚的历史发展变迁,更是鲜为人知了。

一、屯脚这一地名的来历

关于屯脚这一地名的来历,要从明清说起。明初,明太祖朱元璋实施“调北征南”战略。洪武十四年(1381年),征南大将军付友德率军由普定攻克普安路,降诸苗。洪武十五年(1382年),置普安卫,改普安路为普安府,征南副将沐英留镇滇黔,奉诏自盘江至大理每60里设一堡(铺),留军屯田。洪武十六年(1383年),安陆侯吴复开安南(晴隆)、普安(盘县)、贞丰(时贞丰、册亨属广西泗城州,清雍正七年始设永丰州)箐道,取道普安、安南、贞丰渡红水河入广西,吴复在原唐盘水县城的旧基上筑新城(现兴仁县城)戍兵卫民。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置安南所(所治先在兴仁县城南街道甲山,后迁入洛渭屯)、安隆所(所治在安龙县城),隶属普安卫,置新兴所(所治在普安县城)、新城所(所治在兴仁县城),隶属安南卫。明天启六年(1626年),普安府监军朱家明开始建盘江铁索桥,明崇祯三年(1630年)盘江铁索桥建成,普安、安南(晴隆)、贞丰、安龙交通通畅。清顺治九年(1652年),明永历帝设行都于安隆所,改安隆所为安龙府。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清军攻克安龙,改安龙府为安笼所。清康熙元年(1662年),裁安南所,以其地并入安笼所。康熙六年(1667年),置南笼厅于安南所城(所治在兴仁县城南街道洛渭屯),移贵阳通判入驻,厅、所同治,因南笼厅辖原安南所、安笼所两所之地,故合并二所之名,取名为南笼厅。康熙十六年(1677年)南笼厅从安南所迁入安笼所,厅、所同治。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裁安笼所并入南笼厅。雍正五年(1727年)升南笼厅为南笼府,雍正七年(1729年)设永丰州,辖现贞丰、册亨和安龙的一部分。清朝雍正以前,屯脚镇老场坝一带还是南笼厅辖区内的一片荒芜土地,野草、树木丛生,野兽经常出没,没有人居住。清雍正年间,清政府实行“改土归流”政策,将土地从土司的手中解放出来,收归政府所有,大量的闲置土地需要耕种,荒地需要开垦,于是清政府就制定优惠政策,大量招募流民垦荒种地(称民屯),屯脚的先民们就逐渐来到这个荒凉的地方。据民国时期屯脚名门旺族彭氏家谱介绍,彭氏一族来到屯脚这个地方是比较早的,当时还没有屯脚这一地名,彭氏先辈和屯脚的先民们居住在屯脚文家坡左面的山坡上(现屯脚老场坝后山坡上,当地人称为屯坡),为了防范土匪和野兽的袭击,人们用土筑成围墙,称为“

”,人住在“

”的上面,于是就起名为“

”(“

”是“坉”的异体写法。“坉”:从土从屯,据《康熙字典》解释,就是用土筑围墙的意思,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用计算机处理政务,计算机里只有左右结构的“坉”字,没有上下结构的“

”字,于是人们在计算机公文处理中就把“

”写成了“屯”) ,屯脚原来写作“

”,“

”即“

”之脚,就是“

”的下面的意思,当时指的是现屯脚老场坝一带地方,后来范围逐步扩大,成为区镇级地名。

二、屯脚集镇成型于晚清发展于民国

屯脚成为集镇的历史较晚,查成书于清朝咸丰三年的《兴义府志》全书都没有提到过屯脚这个地名,而附近的巴铃、鲁沟、普坪、三昧(现城南办事处三昧塘)、羊场(现屯脚镇双龙村羊场组)、阿棒(现屯脚镇蚌街)都有“兵汛”、“兵塘”、“铺府”和集市(场坝)等的记载。明清时期,从安龙到兴仁的官道在现兴安路的偏北方向,共设有“六铺一卡”:分别是安龙在城铺、坝弄铺(现安龙钱相坝弄)、普坪铺、阿棒铺(现兴仁县屯脚镇蚌街)、羊场铺(现兴仁县屯脚镇双龙村羊场)、兴仁在城铺和太平卡(现兴仁县屯脚镇塘湾村羊寨),说明屯脚当时还没有成为集镇。据当地人们口口相传的信息显示,清朝中期屯脚住户很少,赶不起场,屯脚附近大大小小的场坝有新城、巴铃、普坪、羊场、龙打坝(现屯脚湿地公园北端)、蚌街(蚌街时称阿棒)、交乐等。古迹是一个地方历史的见证,屯脚集镇范围之内没有古迹,史书上也没有关于屯脚古迹的记载。《兴义府志》一书提到的屯脚附近的寺庙只有建造在鲤鱼坝后山仙人洞上面的白云寺。相传白云寺建于清初康熙年间,因寺此位于鲤鱼坝后山仙人洞上面,上顶白云蓝天,居高远眺,万物尽收眼底,故起名为白云寺,清朝乾隆年间,白云寺玄真和尚坐化于寺下面的山洞之中,尸体不僵不腐,人们都认为成了仙,于是就把玄真和尚坐化的那个山洞称为仙人洞,远近数里的人们都前来烧香朝拜,香火非常旺盛,清朝咸丰年间,兴义知府张瑛认为和尚迷惑乡人,将仙人洞焚毁,于是白云寺香火逐渐稀疏,清朝末年,白云寺寺庙因无钱维修而垮塌,其所拥有的土地被政府拍卖,现白云寺的遗此尚在。雍正五年(1727年)成立南笼府,实行“改土归流”以后,屯脚地处南笼府通往省城和邻县的交通要道,区位优势逐渐凸显出来,原居住在屯上的居民纷纷下迁到屯脚老场坝一带居住,从外面迁入的住户也日渐增多,人口逐渐聚集起来。南笼府政治地位的提升,人流量增多,原县境内从新城经落渭屯、杨泗屯、三昧塘、大湾子、羊场、蚌街到南笼(安龙)的官道已显得绕路了,于是从关岭铁索桥,经回龙、巴铃到南笼(安龙)道路改为两条:一条从巴铃到陆关城上(陆关城上明朝时期设立过安南卫中左所,后改设铺府,称为陆官铺)、经李关(因客商需要新设铺府,称为李官铺)到三昧塘合官道;另一条道从巴铃、经木桥、鲤鱼坝到屯脚合官道。清道光年间,屯脚大桥河石拱桥建成,从南笼(安龙)取道屯脚、木桥、巴铃、回龙到省城成了客商选择的一条近道。道路增多,客商聚集,屯脚迅速崛起。据《安龙县志》记载,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兴义知府邹元吉在屯脚、普坪等地设义学,这是屯脚公立学校的开始。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屯脚乡绅袁绍武、翁本立等在屯脚建私塾,屯脚人口聚集已经初具规模。光绪年间,实行新政,发展交通,清政府开始筹建沙八公路。民国初年,沙八公路兴仁至屯脚段初步建成。据《民国兴仁县志》记载:民国四年(1915年),县境乡绅筹建李关陈家堰新民桥(简称新桥),工未竣而圮(pi毁坏),民国七年(1918年),县绅邹国玺、刘乾清、霍仰贤、林发箐、张光廷、白光明、刘绍光、张正修、杨家齐、郑克明等捐资,汪朝相、刘海亭督工重建新民高拱桥,新民高拱桥(新桥)建成通车后,从兴仁到屯脚道路改道李关,屯脚的交通优势进一步凸显,人流量增多,人口进一步聚集,屯脚迅速发展起来。民国七年(1918年),民国政府在屯脚、马路河、狗场等地开设场坝,抗战时期,民国政府多次征集民工整修沙八公路,民国21年(1932年),民国政府在屯脚设青龙镇,民国25年(1936年),民国政府在屯脚修建仓库,民国27年(1938年)架通了安龙至屯脚的电话,屯脚成为连接兴仁、安龙两县的一个重要集镇,于是就有了场坝上、大街上、粑粑街、牛市上、菜园头、坟堡上等和商贸集镇密切相关的地名,发展速度超过了回龙、百德、马场、鲁础营、高武等老牌集镇。

三、屯脚建置的历史变迁

屯脚自明初以来,建置经过分分合合,多次变迁,才形成今天的屯脚。明太祖明洪武元年(1368年),广西泗城州土知府岑善忠以其子岑子得领安隆洞主,土司插草为界,时屯脚属广西泗城州安隆洞主土司岑子得管辖。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置普安卫,屯脚属普安卫管辖。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置安南卫,屯脚属普安卫和安南卫的插花地带。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都指挥胡源分拨安南卫军屯界此,安南卫东至泗城州顶洪,南至鲁沟、歹苏、汪家河,西至乌撒、猴场,北至长流,东南至牛长箐、巴林、母冲、者那,可见当时屯脚东部属安南卫管辖,西部属普安卫管辖。明朝时期,卫所是军政合一的机构,卫所和土司辖地经常是犬牙交错。明朝中期,基层政权实行里甲制度,但边远的民族地区仍由土司管理。管理上各族土司方法不同,布依族(俗称仲家)土司实行甲、亭制度,甲首、亭目负责管理属民,彝族土司实行马头制度,由马头负责管理属民,甲首、亭目、马头向土司首领负责。明清时期,屯脚长青、马路河一带由布依族土司、土目管理。鲁础营龙氏土司辖地共分十马(马跑一天的路程为一马),分别由十个马头负责管理,其中上六马在兴义、兴仁、晴隆三县范围内,下四马从安龙县一直延伸到屯脚边界。清朝时期,实行“废卫所,改州县”战略。清顺治十八年置普安县于新城。康熙六年(1667年)建南笼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迁普安县至新兴所。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裁安南卫建安南县。时屯脚属于南笼厅、安南县的插花地带。据乾隆年间《南笼府志》记载,南笼府亲辖境地领81寨,北面有屯脚的阿棒、下阿棒、那勒等寨,雍正五年(1727年)升南笼厅为南笼府,咸丰年间《兴义府志》记载,南笼府北乡永化里46寨包括屯脚的阿棒寨、叫总寨、平寨、上羊场、下羊场等,说明当时屯脚双龙村羊场以下一直到蚌街(时称阿棒)属于南笼府北乡永化里,羊场铺地时属于普安厅直辖,而鲤鱼、长青,马路河补旗、罗五等地属于安南县淳德里。雍正年间,清政府实行“改土归流”政策,基层政权沿续明朝的里甲制度,由于民族地区语言、风俗习惯等原因,清政府“改土归流”政策实际上是“废土司,存土目”,废去土司职权,但保留土目,管理民族地方事务,如当年马路河一带的杨文明、贺庭奉就是当地的布依族土目,负责管理当地民族地方事务,后马路河贺氏发展成为当地的豪强地主。鲁础营土司龙氏因助清政府平叛有功,一直到民国初年才被废去。嘉庆二年(1797年),改南笼府为兴义府。嘉庆三年(1798年),置兴义县,时屯脚属于兴义府、兴义县、安南县的插花地带,据《兴义府志》记载,兴义县左里45寨中辖有屯脚北面的胡家庄、龙打坝、鸦翅(龙打坝、鸦翅属双龙村)等寨,时屯脚南部双龙村羊场以下一直到蚌街属于兴义府北乡永化里,长青、马路河、补旗、罗五等寨属于安南县淳德里。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贵州巡抚林绍年划拨兴义府各州、县及普安厅瓯脱插花地段,将属于兴义县左里的屯脚北面胡家庄(即鲤鱼坝)、白云寺、龙打坝(属双龙村)等地划归兴义府亲辖。宣统三年(1911年),将属于安南县的阿补旗、罗五两寨划归兴义府亲辖。民国初年,实行“废州府改县”战略。民国元年(1912年)置兴仁县,民国二年(1913年),改兴义府辖地为南笼县,县一级设县公署,县官称知县,兴仁、南笼两县隶属贵西道,基层政权设区、联保、保、甲四级,两县以双龙村羊场南坡、屯脚蓝家垭口两侧大坡至鲤鱼赖寨坡为界,屯脚东面(现屯脚长青、马路河一带)属于南笼县北二区(北乡,后改为龙山),南面(现屯脚大寨、场坝、新山、蚌街一带)属于南笼县北一区(普坪),北面鲤鱼、双龙等村寨属于兴仁县东二区(即巴铃区)。1922年贵州省行政公署改南笼县为安龙县,1932年民国政府在屯脚设立青龙镇,后改为屯脚区,屯脚从此起有了行政机构派驻。1935年,全省划分为11个行政督察区,兴仁行政督察区为第三行政督察区,时屯脚北面一带仍属于兴仁县巴铃区,南面一带属于安龙县第七区(即安龙县屯脚区)。1937年,整编保甲,安龙县划分为七个区,龙山区并入屯脚区,屯脚改为安龙县第六区(即安龙县屯脚区),领3个联保(小乡建制)、18保、199甲。 1942年,行政建置改联保为乡镇,设屯脚乡,隶属安龙县第三区(普坪区),领10保、86甲,屯脚北面鲤鱼、双龙等村寨属于兴仁县巴铃区松柏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49年12月设立兴仁、安龙两县军政办事处,屯脚乡(现屯脚镇南面一带)仍属于安龙县第三区(普坪区),领10保、86甲,屯脚北面鲤鱼、双龙等村寨仍属于兴仁县巴铃区松柏乡。1950年4月7日,兴仁专署及兴仁县人民政府成立,屯脚乡划归兴仁县管辖,建立兴仁县一至五区,一区辖新城镇、泗源乡、屯脚乡,区政府设在屯脚(称屯脚区)。1952年撤销松柏乡,原松柏乡所辖鲤鱼、双龙等村寨划归屯脚乡。1953年至1954年,一区(屯脚区)由新城镇、泗源乡、屯脚乡三个大乡镇划分为新城、屯脚2个小镇、荷花、前进、新河、杨泗屯、水河、陆官堡、马路河、长青、坡鸾9个小乡。1955年3月,新城镇升为区级镇,不久又降为乡级镇,一区(屯脚区)又分出簸箕寨、云盘2个小乡,合计13个小乡镇。1956年至1958年,新城镇升为区级镇,辖荷花乡,一区(屯脚区)辖屯脚镇、鹧鸪园乡、大桥河乡、马路河乡、鲤鱼乡、双屯乡、长青乡7个小乡镇。1959年至1961年,撤区建立大公社,全县建立14个大公社,小乡镇一级变为管理区,屯脚大公社辖屯脚、鲤鱼、大山脚、李关铺、鹧鸪园、马路河、长青7个管理区。1962年,恢复区级建置,管理区变为小公社,屯脚区辖屯脚、李关、鲤鱼、鹧鸪园、马路河、长青6个小公社。1984年6月,恢复小乡镇建置,屯脚区辖1镇(屯脚镇)5乡(李关、鲤鱼、鹧鸪园、马路河、长青)。1991年12月建并撤(建立大乡镇,合并小乡镇,撤销区级机构),屯脚区撤并为1镇(屯脚镇)1乡(李关乡)。2015年,因城市发展需要,李关乡并归城南办事处。

四、著名的民国屯脚“三子”

改革开放初期,人们为了概括兴义、安龙、兴仁3个县在引领黔西南经济发展的特点时,编了“兴义的房子,安龙的车子,兴仁的票子”的黔西南“三子”顺口溜,有人把“贞丰的女子”强加进黔西南“三子”顺口溜中,合称为黔西南“四子”。无独有偶,民国时期人们为了概括屯脚几家大地主的特点,编了 “彭家的谷子,安家的银子,翁家的汉子”的民国屯脚“三子” 顺口溜,后来有人把“桂家的儿子”加进去合称为民国屯脚“四子”。

“彭家的谷子”。说的是民国屯脚彭氏大地主田地和佃户很多,每年的谷子收入在民国安龙县屯脚乡名列第一。彭氏祖辈到屯脚的时间较早,早在清朝雍正年间,彭氏祖先已经从四川逃难到屯脚居住(当时是居住在屯上),清朝雍正后期“改土归流”政策的实施,给彭氏家族提供了兼并土地的机会,经过几代人的艰辛发展,到民国时期,彭氏一族已经拥有土地上千亩,据知情人介绍,民国时期,从屯脚到长青、马路河一带大多是彭氏地主家的土地。彭氏一族早年经商、务农,巧取豪夺,赚了钱就拼命的购置土地,很快就成了屯脚的名门望族,彭氏族中在清朝末年就有人担任屯脚的“乡约”(“乡约”原指的是寨老,专门负责制定和执行乡规民约,调解乡里、邻里纠纷,后来政府赋予“乡约”行政职能,称为“乡约长”,简称“乡长”)。1948年,彭氏族人彭正庭任屯脚乡乡长、安龙县民卫队大队长,彭正伦、彭正富、彭正刚、彭正官等为屯脚乡地方官员。兴仁地区和平解放后,彭正庭随贺嵩高上龙头大山为匪,因受不了当土匪的艰辛,潜回屯脚家里被新政府民兵抓捕,1951年,彭正庭、彭正伦、彭正富、彭正刚、彭正官等被新政府镇压,彭正庭的儿子过继给胡家。彭氏一族从此衰败。

“安家的银子”。说的是民国屯脚安氏大地主银子很多,非常富有。安氏大地主早年在云南、四川等地做食盐、烟土、布匹等生意,赚到钱后,换成银子装在棺材里,通过“赶尸”的方式运回屯脚。民国时期,安氏一族代表安仲渊曾任过国民党贵州省干训团少校分队长、连长、营长、副官等,1943年任兴仁泗源实验乡乡长。兴仁地区和平解放后,安仲渊随贺嵩高上龙头大山为匪,因受不了当土匪的艰辛,和彭正庭一起潜回屯脚家里被新政府民兵抓捕,后被镇压,两个儿子分别过继给余家和陶家。安氏一族从此衰败。

“翁家的汉子”。说的是民国屯脚翁氏大地主比较注重教育,从清朝后期开始翁氏族人翁本立就在屯脚办起私塾,教育子孙,翁氏一族在屯脚颇有民望。翁氏一族子弟翁国华(字继仁,生于1903年)曾任担过民国贵州省台江县县长(乡人称翁县长),卸任县长后又被推选为安龙县参议员,翁国柱(字筱斋)早年毕业于贵州陆军讲武学校,曾在贵州陆军李燊(字晓炎)43军中当过排、连、营长,在贵州陆军车鸣冀教导师中任过团、旅、师参谋长等职(乡人称翁旅长),1938年,任国民党军政部部副, 1940年至1942年,任军政部次长, 1943年至1945年,任军政部中将役政司司长。1946年,翁国柱任国民党第一集团军司令部中将参谋长,坐镇锦州,翁氏一族其他子弟,如翁国勋、翁国栋、翁国祯、翁国典等都曾在国民政府及军队中任过职。翁家的汉子由此出名。

至于“桂家的儿子”。 说的是民国屯脚地主桂华庭(1943年任安龙回教支常干事)共有七个儿子和两个女儿,七个儿子中有四个当兵。据现居住在屯脚街上的桂希德的儿子桂宝胜介绍,桂老大名叫桂 诚,早年当兵,未成家,桂老二名叫桂希桃,当兵失踪,桂老三名叫桂希恒,曾参加过著名的台儿庄战役,后转业在云南安家,桂老四名叫桂希桥,在屯脚街上居住,桂老五名叫桂希成,早年当兵,后转业在兴仁城里安家,桂老六叫桂希德,在屯脚街上居住,桂老七叫桂希尧,在屯脚街上居住,两个姑娘分别叫桂希芹和桂希栏,桂家七个儿子、两个姑娘都全部长大成人,这在晚清至国民时期屯脚那种落后的医疗条件下是少见的。桂家的儿子在就此出名。

五、民国屯脚风云人物翁国柱(字筱斋)

翁国柱,字筱斋,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出生于屯脚。翁国柱从小天资聪慧,爱好文学、军事知识。翁童年时入其祖父翁本立创办的私塾攻读《三字经》、《百家姓》、《四书五经》和文学等,继而入屯脚公办小学堂学习现代文化知识。翁国柱在私塾和屯脚小学读书时由于天资聪慧,勤奋好学,成绩一直比较优异。1916年兴义人贵州督军刘显世创办贵州陆军讲武学校,学制两年,聘任何应钦为讲武学校校长,招收具有高小及以上学历学生,培养新式军队指挥人才。1922年,16岁的翁国柱在屯脚小学高小毕业后经安龙县考入贵州陆军讲武学校第4期。1924年,翁国柱讲武学校毕业后被派往兴义系刘显潜游击军李燊(字晓炎)部(李燊时任贵州陆军第一师师长,后升为陆军四十三军军长)担任排长,继升连长、营长,率部参加过北伐和李燊(shen音同身)与周西成之间的战争。1929年3月,在贵州军阀李燊和周西成的战争中,周西成战死于镇宁坝陵桥鸡公背,李燊在滇军的帮助下就任贵州省主席,18天后被逐出贵州,退出军界,出走香港,桐梓系重新主政贵州。1930年,翁国柱被派往桐梓系车鸣冀独2旅任团长,驻守铜仁。1931年春,翁团驻守松桃。1931年2月姜瀛(ying)营被松桃姚冀膏、姚雨珍地方团队歼灭于长兴,10月翁国柱团、教导师谢炳荣营联合湘西陈渠珍和驻秀山的川军围剿松桃龙万章民团,击毙龙军民团团长敖洪山。1932年2月翁团被调往湄潭牵制毛光翔心腹部队驻遵义的蒋在珍独立第3旅,卷入桐梓系毛光翔与王家烈的内部争斗。1932年8月车鸣冀派翁国柱团长率兵一营围剿松桃龙万章民团,翁军和龙万章民团激战于松桃飞天凤,无功而返,退回铜仁。1932年11月22日,驻铜仁的车鸣冀通电讨伐王家烈,向黔东南一带发起进攻,派令狐龙、翁国柱、王刚成三个团进攻镇远。1934年初车鸣冀由副师长升任教导师师长,翁国柱升任教导师参谋长,后改任旅长,因桐梓系内部毛光翔、王家烈、犹国才之间相互争斗不止,加之桐梓系和兴义系派系有别,互相倾轧,翁国柱早已厌烦这种民不聊生的军阀混战生活,不顾就任旅长之职,赴湘西行署陈玉穆部赋闲。1934年秋,翁父病逝,奔丧故里,其父殡葬后,赋闲在家,热爱地方公益事业,鉴于屯脚小学教室不够用,屯脚场坝摆摊设点不方便,1934年冬,翁国柱联合屯脚地方热爱公益事业的乡绅何菊轩、李和熙、何化群、彭颖芝、彭烈之、罗仁齐、周国卿、袁锡之、付绍堂等组成屯脚地方建设委员会,推选翁国柱任主任,变卖部分公产,筹集资金修建屯脚学校、场棚、中山亭(中山亭准备建于屯脚后山文家坡上)。1935年夏,建成学校一楼一底的教学楼一栋,场棚四十一间,中山亭正在建设之中,翁离开屯脚,工程停工,学校石墙被暴雨冲垮,场棚也逐年垮塌失修,后仅存九间,中山亭及上山的道路未修建成功。

1935年春,中央红军经过遵义会议、四渡赤水后离开贵州,国民党中央势力进入贵州,王家烈垮台。1935年夏,薛岳任驻黔绥靖公署主任,闻听翁国柱为人正直,懂军事,文化基础扎实,命翁国柱担任新组建的别动队指挥官,派翁赴织金招安股匪宗老湃三百人枪,招安任务完成后,翁率别动队900多人枪赴川,部队上交后,翁被调往江西庐山受训,后担任军队教官。1938年,翁因与何应钦老乡兼亲戚关系,调任军政部部副,入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1940年—1942年任军政部次长,仍在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1943年—1945年任军政部兵役署役政司司长,为国民党抗战时期的役政工作作出贡献,著有《中国人民服兵役法》一书,经国民党中央政府审定后,颁布各省施行。1945年4月,翁撰写了《民国三十四年度役政工作之展望》一文刊登在《役政月刊》第1卷第1期。抗战胜利后,翁参与撰写《抗战八年役政工作总报告》一文,对国民党八年抗战役政工作进行了系统总结。1945年3月,云南陆良人孙渡升任国民党第一集团军总司令。1946年初,苏联红军退出东北,时任国民党陆军总司令的何应钦派孙渡率第一集团军赴东北锦州接受日军投降。1946年夏,何应钦派翁国柱作为国民党中央接受大员到驻东北锦州国民党第一集团军司令部任参谋长,同时派抗日名将遵义人陈铁到第一集团军任副总司令,时东北九省保安司令是杜聿明将军。1946年冬,翁因军务赴北京,途经天津时突发疾病,医治无效,病逝天津,灵柩运回锦州,葬于锦州东山,享年41岁。翁去世后,其遗孀孙氏及三个子女失去了生活依靠,从贵阳回到了屯脚老家,继承祖业。土改时,翁国柱的遗孀孙氏被划成反动军阀家属,下放到长青吊总生产队劳动改造,翁国柱的长子翁成文时已成年,因文化较高,被派往马场学校任教,在马场安家,后调入兴仁一中,成为兴仁县老牌的中文教师,翁国柱的次子翁成武随母亲在长青吊总生产队居住,现已买回屯脚街上的旧居(屯脚老邮电所),回到屯脚街上居住,翁国柱的女儿翁成凤现在都匀居住。

关于翁国柱死因的三种说法:

1、病死。据正史《兴仁县志》记载,翁国柱(字筱斋)是1946年因军务赴北京,途经天津,因突发脑溢血,医治无效,病逝天津。其灵柩运游击军回锦州,葬于锦州东山。另一说是患肺癌死亡。

2、死于国民党派系斗争,遭特务暗杀。据翁国柱遗孀孙氏和堂弟翁国典生前介绍,翁死于国民党派系斗争,是遭特务暗杀的。据《不能被遗忘的陆良骄子—孙渡将军》一文介绍,国民党第一集团军是滇军,兵团司令官是云南陆良人孙渡。1946年初,苏联红军退出东北,时任国民党陆军总司令的何应钦派孙渡率第一集团军赴东北锦州接受日军投降,名为接受日军投降,实为削减孙渡的兵权,翁是何应钦的老乡加亲信,属中央嫡系,被派往锦州任国民党第一集团军司令部任参谋长,同时被派往锦州的还有遵义人陈铁。翁初到任时,因坐机关多年,从事文职时间长,没有战功和实际领导大兵团的经验能力,经常被孙渡挖苦,说翁的中将领章是“在被窝里捂黄的”。翁没有自己的部队,更没有派系斗争的经验,作为国民党中央接受大员只身深入排外思想严重的滇军军营,担任参谋长这一重要角色,滇军上下都认为翁是来夺取军权的,翁的处境是由此可想而知。翁刚上任几个月就死去,翁死后,翁的遗孀、亲属都不敢前去探望。翁刚刚死去,孙渡立即报请自己的亲信少将参谋处长安守仁升任兵团参谋长,1947年初,刚上任不久的第一集团军副总司令的陈铁也被迫离职回到遵义,可见当时国民党中央和地方派系斗争之激烈。由于孙渡的拥兵自重和严重的排外行为,1948年5月,孙渡被解除军权,调任热河省省主席,安守仁也被调到新八军暂55师任师长,卢汉报请自己的叔叔卢浚泉升任第一集团军总司令,兵团参谋长则由93军少将军长盛家兴兼任。翁实际上充当了国民党中央夺取地方军权的殉葬品。

3、1947年锦州战役被解放军打死。兴仁县敌伪档案清理办公室(简称清档办)整理的档案记载:翁国柱,又名筱斋,男,1895年生,历任匪军政部上校部副,团、旅长,指挥官、司令,匪兵役部少将教官,中将司长,1947年在东北锦州战场被打死。(另见湖南革委清办,目4卷136页96号;黔南州清办,全11目2卷6页51号)。这种带政治色彩的说法显然是没有事实依据的。

关于翁国柱的军衔:

《兴仁县志》载,翁国柱1935年授少将军衔,1943年授中将军衔,查已经开放的国民党军队授衔档案,翁国柱是1946年11月16年被国民党中央政府军事委员会授予少将军衔的,同期被授予少将军衔的还有兴义人戴之奇等,故翁最后被国民党中央政府认可的,有据可查的军衔应是少将,因为当时第一集团军司令官孙渡将军和东北九省保安司令杜聿明将军的军衔都是中将(国民党军队军衔历来混乱,有中央的,有地方的,有死后追认的,有空头的,有自封的,有名义上的等)。

六、溶入民族元素助推屯脚新的发展

屯脚是少数民族聚居地区,从清朝到民国,屯脚周边的少数民族人口都很多。布依族(称仲家)是最先在屯脚居住的民族,早在明朝初年布依族的祖先们就从广西、湖南一带迁入屯脚居住,聚居笼纳山(现称为龙头大山)一带,布依族由于来得早,占据了水源较好的地方。明朝实行“调北征南”、“ 调北填南”战略后,汉族逐步来到这个地方,来得最晚的是苗族,他们大多是清朝嘉庆年间从黔东南、川西一带迁入屯脚居住的。解放后,党和国家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新政府将鲤鱼、李关、鹧鸪园等民族聚居地区并入屯脚组建屯脚区,屯脚少数民族人口就更多了。据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屯脚区常住总人口为37368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22201人,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59.41%。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屯脚镇常住总人口25458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14322人,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56.26%。

屯脚民族经济的发展得力于新中国党和国家民族政策。比如“鲤鱼坝”这个地名也是解放后才出名的,在《民国兴仁县志》和《兴义府志》中都只提到“胡家庄”,而没有“鲤鱼坝”。鲤鱼坝的苗族多数是清朝嘉庆年间躲避战乱从黔东南迁徙来的,鲤鱼坝的苗族迁徙来以后一直是胡家庄胡氏大地主的佃户。

解放后,随着新中国党和国家民族政策的实施,屯脚民族经济、民族文化得到长足发展。新政府一是大力培养民族干部,一批批民族干部脱颖而出;二是大力发展民族教育,屯脚很多学校都被命名为民族学校,政府优待少数民族学生,着力提高少数民族人口素质;三是发展民族经济,国家加大对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的扶持力度,民族经济快速发展,基本赶上了汉族地区的经济水平;四是大力发展民族旅游;五是大力发展民族特色的小城镇。

1999年,屯脚启动第一轮小城镇建设,扩大了屯脚小城镇规模。

2000年起,州、县两级政府开始举办“八月八”苗族风情节,给屯脚民族旅游注入了新的活力,助推屯脚民族旅游发展。

2005年,屯脚政府在屯脚河上修建风雨桥、鲤鱼广场和连接鲤鱼坝的旅游道路,民族旅游的进一步发展,引起了上级领导的重视。

2011年5月8日,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同志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国家民委主任杨晶,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张纪南,国务院扶贫办公室主任范小建,省委书记栗战书,省委副书记、省长赵克志,省委副书记王富玉等领导陪同下到屯脚镇鲤鱼苗族风情园考察,开启了屯脚民族旅游发展的新纪元,鲤鱼坝民族旅游迅速发展,驰名省内外。

2014年,屯脚镇政府结合民族旅游发展开始了屯脚第二轮小城镇建设,建成屯脚了民族旅游风情一条街,重新修建了鲤鱼广场。

2015年,政府投资修建屯脚湿地公园,投入重金改造民居,建设具有民族特色的屯脚小城镇,屯脚步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除鲤鱼坝外,屯脚长青拉聋寨布依铜鼓文化也比较闻名。拉聋寨布依古寨大约有650年的历史,距屯脚集镇4公里,居长青河东岸,属屯脚镇铜鼓村的一个布依村寨,古寨瓦房排列有序,布依民居颇具特色,寨后是百年“古树(神树林)”“官厅”、“榭(营盘)”,寨中有“千年铜鼓”。 拉聋寨布依古寨民风淳朴,布依历史文化底蕴厚重。布依“传统武术”、布依《摩经》、布依《铜鼓谱调》、铜鼓习俗、布依打击乐、吹打乐、小打音乐等均保存较完好。

2009年,《布依摩经》、《布依铜鼓十四首》、《布依铜鼓习》、《布依小打音乐》等项目获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分享:
关键字: 我要纠错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关信息